日本无码菠萝蜜在线视频

維克多與波爾塔目光交匯,殺意凜然。

“還說不是搶?”羅蘭揶揄說道,手中的秘銀長鞭抖得筆直,化作9米長劍,朝半人馬大可汗當頭斬落。

波爾塔橫起精金長矛往上一架,而“水妖精的嘆息”手柄上的水元素水晶大放光華,半人馬握住的那支騎士長槍竟然應聲折斷。

半人馬的肩膀又被羅蘭的長鞭劈中,它怒吼一聲將斷矛擲向了維克多。

又不是我抽你的,你扔我干什么?

維克多暗罵一聲,腳步不動,身體快速左右搖晃,帶出一片模糊的殘影,兩只斷矛仿佛透過他的胸口,眨眼間變成兩個小黑點,飛得無影無蹤。

羅蘭挑了挑白金色的秀眉,矜持又得意地說道:“我還未盡力……實話告訴你,我在用傳奇半人馬磨練一項超凡劍技。”她齜出雪白的小虎牙,惡狠狠地說道:“你敢壞我的好事,我就和你翻臉,等回到鳶堡,我就把你和凱瑟琳的女兒藏起來。”

維克多抿了下嘴唇,覺得羅蘭真能做出這種事情。他干笑說道:“殿下誤會了,我只打算幫你拿下它。”

“不用你幫忙,你只會幫倒忙。”羅蘭搖了搖頭,表情慎重地解釋道:“你沒有元素感知的能力,速度又太快,我們同時出手,無法做到完美無瑕的配合,反而更加危險。”

事實已經證明,半人馬大可汗的心靈之觸擅長撥動對手的情緒,制造破綻和失誤。維克多并非高階騎士,實力又強于羅蘭,兩人聯手的弊端會被傳奇半人馬所利用。盡管維克多相信自己不會在戰斗中失誤,但他對羅蘭沒有把握,只要他關心羅蘭的生死,或者羅蘭也關心他的安危,戰斗中難免會分心。

在傳奇半人馬的面前分心,可是相當危險的行為。

維克多和羅蘭互相看了一眼,同時撇過頭,暗忖道:

致青春少女的純真夏日

礙手礙腳的家伙!

兩人分別與赤手空拳的波爾塔對峙,三者的氣勢壁壘分明,格格不入。

羅蘭性子跳脫,率先開口道:“就這么干瞪眼?”

你現在都打不動它,還想怎樣?打到明年嗎?

維克多腹誹了一句,略尖的耳朵微動,聽到卡里古拉和正納爾森正快速接近這里。

“主人,阿卡來了!阿卡把大笨熊也背來了!”卡里古拉跑到近前,停在百米之外,大呼小叫地喊道。

納爾森老臉一紅,從傻大個背上跳下,握著兩把精金斬首劍走上前,行禮道:“奧古斯特殿下日安……大人,我和阿卡先過來了,那四個家族衛士還要有一會才能到。”

羅蘭和半人馬兜兜轉轉,邊打邊走,從草原的東部來到西部。維克多憑著追蹤直覺,帶領部下走的是直線,不眠不休地跑了一天一夜才追上羅蘭。煉金士兵拖了后腿,盡管他們的體能充沛,身體素質媲美中階青銅騎士,維克多卻越來越感覺到,現有煉金生物再難配合自己,只能作為基礎兵種使用。好在維克多也不用顧忌煉金士兵的生死,他遠遠地看見羅蘭和半人馬,便一個人先跑了過來,卡里古拉背著納爾森緊隨其后,四個煉金士兵就被落下了。

維克多見納爾森和卡里古拉趕到,有了一個主意,指著西方說道:“前面有兩個半人馬千夫長……納爾森,你和阿卡去對付一個。另一個交給長公主殿下。這邊由我親自處理。”

納爾森大為興奮,重重說道:“遵命,大人!”

他夾著斬首劍,又跳到卡里古拉的背上,大聲說道:“阿卡,你跑得比我快,趕緊追。別讓半人馬跑了。”

聽納爾森夸自己跑得快,卡里古拉非常開心,撒開兩條粗腿朝前面猛跑,邊跑還邊嚷嚷:“阿卡比納爾森跑得快,阿卡還很勇敢!”

羅蘭立在原地,雙手抱胸,嘴角噙著冷笑,問道:“你還不去追?你就不怕那兩只半人馬千夫長把你的得力手下打死?”

卡里古拉今非昔比,羅恩大師給他植下7級英勇術,結合米勒神父的圣力種子,促使阿卡朝光輝戰神演變。

有阿卡在,維克多不用擔心納爾森的處境,他微笑說道:“納爾森要拿半人馬千夫長試煉,請殿下去對付另一只。”

羅蘭翻了個好看的白眼,不滿地說道:“你的速度快,你去料理那只半人馬千夫長,再回來幫我。”

“你現在心態焦急,趁我不在的時候,肯定要猛攻怪物。你出了差錯,我怎么和凱瑟琳交代?”維克多淡淡說道。

羅蘭拍著胸甲,嬌聲說嚷道:“我保證不亂來。你要相信我。”

“……不信。”維克多連連搖頭。

羅蘭不禁氣結,剛準備拿出老師或主君的威嚴,卻聽維克多又說道:“這只半人馬現在的水元素抗性很高,你很難收拾它。我可以把它的元素抗性轉變為風元抗性素,等你擊殺了逃走的半人馬千夫長,再回來對付它。”

“真的?”羅蘭眨了下美麗又清澈的眼睛,滿臉狐疑地說道:“你要保證把這只怪物留給我。”

維克多誠懇地說道:“我以王國守護者的名義向你保證,絕不阻礙奧古斯特公主殿下的騎士之道,亦盡力幫長公主殿下纏住這頭怪物,不讓它逃走。”

羅蘭的嘴角微微上揚,喜悅地說道:“好吧。本長公主相信你一次……這只半人馬很笨拙,力量卻非常大。你要小心點,別給它打死了。等老師回來再解決它。”

說完,她轉身疾行,很快就消失在草天相連的遠方。

波爾塔聽不懂人類的語言,那人類雌性和丑陋兇惡的雄性怪物嘰嘰咕咕了半天,明顯輕視地母的寵兒,半人馬的大可汗。現在,人類雌性又往西邊去追殺它的兄弟,可波爾塔都不在乎,它的精神都集中在強敵的身上。

羅蘭剛剛走遠,維克多立刻從半人馬大可汗的那里感受到一股沉重的壓力。他頗有些意外,一方霸主面對敵人的輕慢而不動怒,敵人追殺自己的心腹而不急躁,獸人怎么會有這種城府?

只能說,它的精神意志部凝聚于眼前的戰斗,心無旁騖。

換作其他人,難免會因為傳奇半人馬純粹的戰斗信念而心靈動搖。但維克多絕對理性的戰斗意志免疫心靈層面的主觀干擾,X-3自發運轉,進入超限狀態,在他漠然的眼眸中,只有最客觀、最準確的存在。

維克多解下戰弓,丟棄在草地上,拔出兩柄精金長劍,身形一晃,閃到了傳奇獸人的面前。

半人馬的強烈敵意可能來自血脈深處的悸動,而維克多追求自由的心靈,努力克服精靈血脈中的古老意志。

這只獸人,他可以殺也可以留。

維克多不打算對羅蘭食言,如果斬殺半人馬大可汗,斷絕羅蘭一次探索騎士之路的機會,這個仇就結大。因此他丟棄最犀利的薩隆魔鐵箭,選擇用蒼藍之刃改變傳奇半人馬的元素抗性,為羅蘭制造勝機。

想要斬殺傳奇階的半人馬,一是讓它四足離開地面,高度半元素化的大地之甲自然解除,強勁的物理傷害都能取它性命。這當然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,圖爾南斯曾經在兩位狂風圣騎士的策應下,讓半人馬奧羅加爾心靈動搖,這才把它打到四足懸空。

維克多和羅蘭都不會圖爾南斯的心靈之觸,他只能使用最笨的辦法。大地之甲轉移傷害有極限,最高就是轉移八成左右的傷害。對半人馬施加猛烈的攻擊,造成超過它承受極限的傷害,還是可以殺死它。

如果維克多改變了傳奇半人馬的元素抗性,羅蘭都無法戰勝對方。那時,維克多再設法找機會,用追蹤魔箭刺死這只強大的怪物。

靛藍的劍光交叉而至,斬在波爾塔的上半身的腰部,它蹄下的地面出現兩道交叉的細長裂縫,仿佛被利劍劃過,蔓延十多米,狂烈的氣流從裂縫中呼嘯而起,攪碎干枯的草葉,如颶風席卷大地。

波爾塔只覺得體內劇痛,口腔里充斥著鐵銹味,它的內臟已被鋒銳而凝聚的虛空風元素割傷。強行將嘴里的鮮血咽回肚子里,地元素通過四肢不斷修復內臟的裂傷,暴怒的半人馬大可汗轉過身體,揮拳猛擊令它受傷,使它厭惡的敵人。

半人馬前肢是爪,后肢是蹄,相比四肢修長的有蹄類食草動物,它們的體型更接近貓科猛獸,柔韌而靈巧。可半人馬的敏捷在人類騎士的眼中十分可笑,馬身的后側方就是它們的攻擊死角,只要保持在這個位置,貼著半人馬同步轉圈,力量十足的半人馬拿人類士兵都無可奈何。

波爾塔是點燃心靈之火,擁有心靈之觸的強大獸人,它以左前爪為支點,身體迅速回轉,后肢發力,身的力量層層遞進,渾如一體,迅速撲向剛剛完成斬擊的維克多。

傳奇半人馬脊椎做弓,拳頭似箭,一次撲擊令空氣爆裂,雷音滾滾。

這迅捷如電,近乎完美的一擊卻打了個空。

維克多翩然飄飛,狂亂的氣流拂在他的身上立即被馴服,乖巧地托著他,落在半人馬的屁股上。

他仿佛沒有重量的羽毛,無論半人馬如何踢踹、轉圈、用蛇一樣的尾巴橫掃都無濟于事。輕靈之體配合風行天賦,維克多精準細微地控制氣流,真的像插上了無形的翅膀,在半人馬的身側盤旋飛舞。

蒼藍之刃的威力逐漸攀至頂峰,一劍一劍地落在半人馬大可汗黃澄澄的身體上。地面生出一條條切口整齊的細縫,銳利的風刃呼嘯狂卷,無差別地打在波爾塔的腹部,又順著它的四肢匯入地下,再次彈出。

遠遠看去,維克多和波爾塔正被颶風所籠罩,但颶風溫柔地對待風之子,卻向半人馬展現狂暴毀滅的一面。

波爾塔四肢與大地相連,穩如磐石,犀利的風刃無法傷害到它。可是,鋒銳的虛空風元素卻令它痛不欲生,出于半人馬的本能,它開始放足狂奔,想要闖出颶風的領域。

這又怎么可能?

維克多才是怒風領域的源頭,他貼著半人馬飄飛,每一記蒼藍之刃,每一股空氣亂流都成為他的助力。風包裹他,他呼喚著風,隨傳奇半人馬穿越草甸,趟過河流,爬上矮丘,在草原上飛舞。

戰斗變成雙方比拼耐力和意志的較量,維克多對風的體悟越來越深刻,怒風領域漸漸成型。原本只能堅持30多分鐘的怒風,居然持續了兩個多小時,追逐半人馬大可汗橫跨300多公里,非但沒有力竭,反而趨于穩定。

在酣暢淋漓的戰斗中,X-3充分計算每一次攻擊所產生的數據,找到了維持怒風領域與精力恢復的最低平衡點。

月精靈的天賦樹通過這次戰斗,進行了面且深入的測試。在X-3的幫助下,維克多優化重組了自己的戰斗模式,精靈向的天賦都充分發掘了潛力,變得更有效率,更加強大。

維克多收獲良多,他的對手卻悄悄發生了質變。

地有形,厚重、忍耐、沉默;風無形,輕靈、狂暴、飛揚。風元素抗性提升,地元素濃度就增長。

波爾塔不懂這個道理,它部的心靈意志都在對抗風的割裂與侵蝕。地元素隨著它的奔跑,通過有力的四肢匯聚在它體內,修復傷勢,提供源源不絕的力量。

半人馬踩過的地面,生出絲絲裂縫,又慢慢彌合。遠古的記憶在血脈中翻滾,無數破碎的畫面讓波爾特感覺自己變成了八條腿的巨型半人馬。

祂的身軀有百米之高,擁有無窮無盡的力量。祂踩過的地方,沼澤變成泥土;河流變成巖石,怒火沖天地向前狂奔,仿佛要跑到世界的盡頭。

天上銀月低懸,比波爾塔見過的月亮大出十倍,皎潔的月光照在一棵銀色的大樹上,從樹縫中如雨而落。樹下,一只半人馬沐浴如水波般的月光,它黃褐的身體正變得潔白。

八條腿半人馬對著樹下的半人馬怒吼道:“洛克里斯,地母的孩子,我的同胞兄弟,你要背叛我嗎?”

白色半人馬似乎陷入深沉的睡眠,對八腿半人馬的如雷怒吼,絲毫沒有反應。

八腿半人馬喜悅地狂嘶,高聲叫道:“洛克里斯,你被弗雷困住了,我這就推倒月亮樹,把你救出來。”

祂的前掌重重敲擊地面,泥土翻滾,地動山搖,無數顆繁茂的樹木陷落地坑,月光卻變得無比柔韌,牢牢護住那株吸取月華的古樹。

銀色月亮里跳出一個曼妙的身影,她不著寸縷,頭發和眼眸如同深邃的夜空,五官精致,耳朵頎長尖俏,擋在八腿半人馬與古樹之間。

波爾塔透過八腿的人馬的眼睛,看著月亮里生出的雌性,頓時感無比厭惡,就像它對那個尖耳朵的敵人一樣厭惡。

八腿半人馬愕然,接著大怒咆哮:“弗雷,你膽敢從洛克里斯的身上竊取吾母的孕育神力!”

“吾名芙蕾雅,太陽神的女兒,太陽神的妻子,月亮的女神,將是一切精靈的始祖。”自稱月亮女神的雌性抬起優美的纖手,月光和風在祂的指間化成長劍,對著半人馬冷冷說道:

“古洛雷斯,止步,回去。否則,我將斬殺大地之母第四個子嗣。”

“絕不!”

大地、高山、巖石和泥土回應古洛雷斯的決心,一座石橋出現在祂的蹄下,連接著月光領域。當半人馬始祖開始沖鋒的時候,月亮女神舉手一指,靛藍的風如同繩索捆住了古洛雷斯的蹄子,讓牠摔倒在地上,無法動彈。

芙蕾雅手持月光之劍,將古雷洛斯的四條腿逐一斬斷,黃褐色的血液從斷肢處流出,變成土黃色的堅硬巖石。

“芙蕾雅女神,請您停手。”

柔和的聲音從月光樹下傳來,通體潔白的半人馬邁著輕盈的步伐走上前,目光憐憫地看著與大地相連,神力衰竭的兄長,開口說道:“古洛雷斯,剝除吾母的神力是我自身的意愿。難道你還不明白嗎?泰隆瑞爾需要演化更多的世界法則,祂不在允許我們存于這個世界。我們只能順應創世巨猿的意志,繁衍更多的生命,由元素神軀向凡物轉變,以血脈后代寄托我們的意志。”

“吾母已經沉睡,再不回應我們的祈求。弗雷是唯一剩下的古老存在,可祂的時間已經不多了……我向牠祈求幫助,祂回應了我。今后,我就是洛克莉絲,芙蕾雅的盟友,我的后代是精靈族的盟友。”

說完,潔白優雅的半人馬載著月亮女神走進在森林的深處。

古洛雷斯終于掙脫了巖石的拉扯,祂偉岸如山的身軀已經縮小了一半,用仇恨的目光看著芙蕾雅和洛克莉絲消失的方向,恨恨地咆哮道:

“我原本可以永恒……芙蕾雅、洛克莉絲,我詛咒你們。我的子嗣世世代代與弗雷的血裔、與背叛者的后代為敵!”

波爾塔喚醒了血脈中的遠古記憶,亦掌握了始祖的部分威能,它腳踩大地,無形的力場讓狂風立止,對著飄落到遠處的敵人放聲大笑:

“我明白了,你就是地母給我的考驗。殺了你,我就能拿回始祖的力量,成為所有半人馬的王!”

維克多神情漠然如故,眼睛完轉為暗金色,大量的數據在他的腦海中呈現,對手和先前相比有了質變,也引動X-3重新做出計算調整。

不知何時,漫天黑沉的烏云露出空隙,一縷皎潔銀白的月光照在維克多的身上,他的黑發正不受控制地變成金色,躍動精神力量如同烈焰,以至于讓X-3的運轉都出現了滯澀。

走向太陽精靈的銀月秘法悄然運轉,而維克多卻似乎毫無察覺。

然而,烏云很快又合攏,月光不在,維克多仿佛聽見一聲來自遠古的嘆息,其中飽含的情緒由惋惜到無奈,直至毅然的舍棄。

恢復流暢的X-3自動把這聲音列為無意義的風聲,瞬間將其弱化,沒有給維克多留下任何困擾。

一滴雨落到維克多的臉上,緊接著,暴雨如注,籠罩四野。

今年的雨季,提前到來了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
頭像頭像

About

You may also like...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