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片一娄片

司雪梨最后買了一堆小吃上車。

有章魚燒,烤魷魚,串串,奶茶,煎餅果子,還有熱騰騰的酸辣粉等等等。

剛才挨了長時間的冷,導致剛才她鉆進美食街的時候,只要看見熱的東西就忍不住帶上一份。

司雪梨上車后把鞋脫了盤腿坐著,將袋子放在中控臺上逐一打開,然后捧起酸辣粉吃起來:“我們吃完再走吧。”

“好。”莊臣依她的。

“唔,這個酸辣粉好吃,嘗嘗。”司雪梨被驚艷到,隨即將碗遞過去,夾起兩根粉,要喂莊臣。

莊臣看著遞過來的酸辣粉,他并沒有吃過,只是聞著這味覺得挺嗆的。

“嘗嘗嘛,真的好吃。”司雪梨慫恿他。

莊臣張嘴吃過。

“是不是好吃?”司雪梨收回碗,一邊吃一邊看著莊臣,直到他點頭贊成后,她笑了笑。

吃了幾口她把酸辣粉放下,改吃別的。

每樣都是她先嘗第一口,覺得好吃就給莊臣喂,不好吃的話就放下。

清純可愛圍巾小美女冬日楓樹下迷人寫真圖片

車內暖洋洋的,反正沒有外人在,想盤腿坐也行,跪著坐也行,怎么舒服怎么來,還不用為了顧及形象蹬著一雙恨天高。

“果然還是這樣最舒服。”司雪梨吃著烤串時感嘆。

司雪梨由于專注吃串串,完沒有注意到莊臣看她的目光已經變了。

那是一種帶有掠奪性的目光,像獵人看著獵物一樣。

莊臣單手搭在方向盤上,身子完側向她,本來是看她整個人,最后視線被她油膩膩的唇瓣吸引。

唇瓣上泛著油亮的光澤,顯得尤為誘人。

見她吃到好吃的東西時忍不住點動小腦袋的模樣,簡直和女兒一模一樣,莊臣心都要化了。

忍不住,伸出長臂勾住她的下巴,將她的唇往自已這邊送,接著他低下頭,覆蓋在她的唇上。

“……”司雪梨舉著油膩膩的肉串不敢輕舉妄動,怕臟了他的衣服,任由他將她的唇當成肉串一樣啃咬。

司雪梨內心凌亂。

不是在專注享受美食嗎,怎么會演變成接吻呢。

但是,想想莊臣今天的信任和隱忍,司雪梨抵不住他的溫柔似水,將肉串放下,跪在沙發上,化被動為主動。

好長一段時間過去。

司雪梨的氣息好不容易平緩下來,她軟趴趴靠在他的懷里,喝著他剛才插上吸管遞過來的熱奶茶,低聲道:“我發現每個人都有苦衷,哪怕是看起來十惡不赦的人。”

莊臣大掌在她腦袋上輕輕的撫摸,像給一只聽話的小貓順毛,不作聲,靜等她下文。

不難猜,她話里的人正是莊云驍。

“我覺得他有點……可憐,”司雪梨說出那兩個字的時候頓了一下:“我想幫他。”

她知道,盲目同情別人不是一件好事,但她就是忍不住。

隨著認識莊云驍的日子長了,可憐兩個字在她心底越發根深蒂固。

“只是同情?”莊臣低頭,唇在她的額上游移,要吻不吻的。

“嗯,但是也有好奇,除了這個,沒別了。”司雪梨承認莊云驍這人是挺神秘的,他仿佛什么都知道。

“怎么突然解釋?”莊臣問。

他以為只要他不問,她就會將這件事翻篇,不會故意提及。

“就是覺得該告訴的,免得吃醋。”司雪梨嗦了一大口奶茶,覺得甜過頭了,明明讓店員放的是少糖。

莊臣尷尬了一下,澄清:“雪梨,我沒吃醋。”

“是嗎,不知道是誰中午問晚上能不能一起吃飯。”司雪梨調侃的問,末了,在他懷里仰起頭,要看他的表情。

哼,看他還逃避不逃避。

“……”莊臣被她黑白分明的眼眸盯得內心的短板無處可藏,只得移開視線。

“承認唄,其實男人吃醋挺可愛的,我喜歡。”司雪梨把奶茶放下,在他懷里坐起:“好啦,吃飽了,我們回家吧。”

現在回去寶貝們還沒睡覺,到家了還能陪他們聊聊天,要是再晚點,就只能第二天才能說上話了。

司雪梨到家時,不到十一點。

大概是兩個孩子在房間就聽到小車駛進來的聲音,所以當司雪梨進屋的時候,就看見他們穿著睡衣從樓上跑下來。

司雪梨見狀,喝停:“哎哎哎,睡前不能激烈運動,不然會做惡夢的!”

兩個孩子一聽,立刻放緩動作,動作一致什么的,最可愛了,就像玩游戲似的。

“媽咪媽咪,”小寶迫不及待揚動手中粉紅色的小信封,分享:“我收到情書啦!”

“噗!”司雪梨一個沒忍住,噴笑出來,搞什么,幼兒園的小家伙收到情書?

這事放作大寶身上她一點也不意外,平常給大寶整理書包,總能在其中看到顏色各異的信封,里面無一例外都是各種小姑娘寫的情書。

不得不說,現在的小姑娘可真有材。

有些情書她看了都自愧不如,那文采,那意境,簡直讓人甘拜下風。

而且不是用中文寫的那么簡單,有的用英文,有的用德語,有的用法語,牛的不行。

當然,司雪梨是征求大寶的意見后才看的,她可沒有擅自拆孩子們的信。

如今,小寶卻說她也有情書了?

不過,她家小寶又漂亮又聰明,有人喜歡,也正常。

小寶見媽咪笑她,不滿:“是真的情書哦,不信媽咪看!”

“好,媽咪看媽咪看。”司雪梨路過小寶的時候抽過她手上的信封,走到沙發處坐下,打開。

男孩子的心思顯然沒女孩子復雜,信很簡單,就英文寫的司顏同學很可愛我喜歡,我們能做比好朋友還好一點的朋友嗎?

好朋友還好一點的朋友,那就是男女朋友了吧。

也是夠含蓄。

不過這種好,相比粗暴簡單,讓人容易接受。

司雪梨將信放回到信封里,問:“回復人家了嗎?”然后,隨手將大寶拉過來,放在自已腿上,抱著他。

小寶回答:“回了,我說不可以,他看起來很傷心呢。”

莊臣隨后進來,聽到這一句,問:“什么不可以。”

司雪梨回頭:“女兒收到情書了。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
頭像頭像

About

You may also like...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