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花钱的黄软件

這杜大王一生氣,洞府內妖怪們就都連大氣也不敢出,連送酒的都只是趕緊送來又趕緊離去,只剩下杜大王一個人坐在鋪了獸皮的石榻上喝悶酒,心里頭對于如意錢是又眼饞又不安。

“咕嚕……咕嚕……咕嚕……啊嗬……嗝……”

杜大王又喝光一壇酒,長長地打了一個酒嗝,提著空酒壇坐在床榻上發呆,但看著好像很呆滯,實則心中的心思就沒停下過轉動。

“這土地老兒憑什么有十二枚靈寶軒的人都稀罕的乾坤如意錢,為什么有高人會給他,又給這么多呢?他修行積來的德?還是幫了什么忙?”

“那葵南郡城連城隍廟都是座空廟,本身又無什么高人,難道是有什么事情曾經吸引高人過境,而我又不知道的……”

杜大王臉色紅紅的,有些許醉酒的情況下,野豬鬃毛也在臉上浮現一些。

“山狗,給我死過來——”

“是是是,大王,我來了我來了……”

被杜大王喚作山狗的家伙,正是之前被他趕走的那一個手下,這會進來的時候臉上還貼著一張狗皮膏藥,但半張臉還是腫了一大塊,小心翼翼地接近杜大王身邊,縮著身子詢問道。

“大王,您叫我?”

山狗臉上的傷當然沒有嚴重到讓一個化形妖物都沒辦法消腫的地步,但這樣做也算是一種長久以來悟出的保護色,一定程度上可以減少再挨打的概率。

杜大王不由被手下臉上腫起的部位和那一塊狗皮膏藥所吸引,打量了一會才問道。

波浪卷氣質女生午后吃點心圖片

“那葵南郡城近些年可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事情發生?”

“呃,也沒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啊,可能最近準備修文廟武廟算一件?”

聽到手下這么說,杜大王眉頭皺起。

“文廟武廟天也不只是葵南郡城一個地方的事,據說底下的人間各處都在修,而且也不過是最近才起的頭,那土地公手中的如意錢是什么時候有的,那時候可有什么事?”

山狗勉強笑了笑,但牽動了臉上肌肉又覺得疼,臉都抽了幾下,不過誰讓他故意不消腫呢。

“那小人就不知道了,應該就沒什么事了吧……”

“嗯?想清楚點!”

杜大王一只手又揚了起來,嚇得山狗臉色都變了,感覺另一半臉也要保不住了,趕緊挖空心思回憶,可葵南郡城就一個凡人城池,離得也這么遠,哪有很多消息能被他知道的。

“沒有嗎?”

杜大王又問了一句,山狗連忙大喊。

“大王大王,這葵南郡城離咱有些遠,若是山腳下,什么雞毛蒜皮的事情小人或許知道,這么遠的地方,請容小人去集市上打聽打聽啊!”

杜大王的一只手這才放了下去。

“也好,你去打聽一下,快去快回。”

“是是是!小人先告退了,打聽到事情了就回來!”

山狗如臨大赦,趕緊離開洞室直奔外頭的山中集市,一到了外頭,呼吸著山風帶來的新鮮空氣和靈氣,整個人都感覺好受了一些。

這山中集市里頭魚龍混雜,附近又沒有什么仙港之類的地方,所以杜奎峰這里算是遠近都有名的一處集市,加上也立了一些規矩,所以各方來客都有,偶爾甚至能看到凡人,當然敢來這里的凡人確實不多就是了,而且若不是熟悉這里的凡人,離開杜奎峰也很容易再也下不了山了。

此刻山狗就是要在這杜奎峰集市中尋找這種凡人,也尋找離葵南郡城近一些的妖怪,這自然免不了驚嚇到了一些人,但所幸兩刻鐘之后,他也算對葵南郡城多了一些了解。

杜大王就坐在自己的洞府內,這會酒也沒喝了,只是在啃著一大盆肉。

“大王,大王,我回來了……”

山狗的聲音從外面傳來,其身影很快也小跑著進來。

“打聽到什么了沒有?”

“打聽到了打聽到了,那葵南郡城這些年有并無什么大事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呃,但是在凡塵中也有幾件能說一說的小事,第一就是要建文武廟,第二就是幾年前有一樁無頭冤案,有個姓趙的倒霉鬼被人迫害當了替死鬼,那家人四處伸冤無果,最終還被迫害致死……”

杜大王面露思索,正想細問這事,山狗卻又繼續道。

“還有一樁事也挺有意思,那葵南郡城中有一大戶黎家,當家的本是當朝大員,后來被貶官了,然后家中發妻懷胎三年方才誕下一子,差點害死他老娘……”

“嘶……這可有點意思了,三年居然不是死胎……還有呢?”

杜大王看著山狗,后者強笑了一下,小心道。

“沒,沒什么其他值得說的了,再要詳細些,只能去葵南城了……”

“好,去一趟葵南城!”

山狗愣了下,指了指自己。

“讓我去啊?”

“廢話,難不成還讓本大王我去?”

杜大王說著,一把抓住山狗的后頸,將他拉近到眼前,幾乎臉貼著臉,以慢悠悠又嚴肅的聲音叮囑道。

“給我機靈點,就當是你去向那土地老兒買如意錢,不過不能強買,他若真的失心瘋要賣那最好,若不同意就作罷,嗯,還得留一點東西作為補償,我跟你細說怎么應對,記清楚點,如此……這般……”

杜大王在山狗耳邊淅淅索索說了許多,后者不斷點頭,等到杜大王說清楚又考了考山狗,確認他沒記錯之后,才放他離去。

……

近千里的距離對于山狗這種能駕馭妖風飛行的妖怪來說并不算太遠,天還沒亮就已經落到了葵南郡城之外。

正躺在床上酣睡的計緣此時睫毛動了一下,但并未睜開眼。

天明時刻,葵南郡城的幾個城門在差不多的時間打開,山狗順著人流一起進入了城中,到了城里之后并不是直接去尋找土地公,而是趕熱鬧似的到城門口榜單位置同人群一起看那些張貼的東西。

最熱門的事情當然是要修文武廟,其他的也有張貼通緝犯之類的事情,但并不能引起山狗的興趣。

在城里轉悠了一圈之后,山狗最終還是去了土地廟。

這土地廟也不能說香火少,但最近廟宇的事情都被文武廟搶了風頭,也不知道誰傳的消息,說從動土開始多拜拜,家里以后就能出狀元,導致文廟那邊每天都有很多人去,武廟動工位置和土地廟就冷清一些。

山狗走到土地廟里的時候,只有廟祝在院子里曬太陽,根本就沒注意到山狗閃進了廟里。

山狗臉上還貼著一塊膏藥,這會取出隨身攜帶的幾炷香,點燃了之后插到了土地神像前的香爐里,還對著神像拜了幾拜。

“土地公土地公,快快現身吧,我奉我家大王的命前來給您賠個禮道個歉!”

已經站在土地廟外的計緣微微皺眉,面露思索之色,一邊的土地公則抬頭看著他。

“計先生,這……”

“去吧,有我在呢。”

“是!”

土地公應聲之后遁入地下,然后廟里的神像好似眨了眨眼睛,被正在作拜的山狗注意到了,心中暗罵一句‘老東西才來’,臉上則浮現喜色。

“土地公,您總算來了!”

“咳,咳……找我何事啊?”

山狗見土地公不現身,只能繼續和神像對話。

“土地公,此前是小人的不是,說出那等威脅的話被我家大王知曉后,還把我打了,您看著臉還腫著呢,大王也直道便宜占大了,但本來這買賣一個愿打一個愿挨,這次便宜雖大,可大王自有規矩,不可能退還的,就命我帶來一些補償,都在這呢!”

說著,山狗將自己帶著的包裹放到神案上,解開之后露出里頭的東西,全都是土行石,個頭有大有小,品質有高有低。

土地公好一會沒說話,最終還是說了一句。

“有心了。”

見對方連句謝都沒有,山狗就面露陰冷,妖氣也不由暴躁了一些,但還是克制住了,繼續道。

“聽說您老手中還有六枚法錢,大王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沒有沒有,沒有了!”

“呃,土地公,您聽我說完,大王的意思是,您若愿意賣,這次我們必然會給出最大誠意,只要您點頭,他就會想方設法搞來極快山神石,您若不愿賣,那我等也不會強求!”

土地公愣了下,怎么今天這妖怪這么好說話,而聽到山神石,他也下意識問了一句。

“不是山神玉?”

這下連山狗都呆滯了一下,好家伙,這老東西真敢開口啊,山神玉長啥樣連他大王都沒見過。

“土地公,這法錢雖好,但怕是值不上山神玉吧,再說我們也弄不到啊……您要是執意要山神玉,這買賣也只好作罷了!”

“我本來就沒有了,你就是有山神玉,我也拿不出法錢了。”

“哦,那請問土地公從何處得來的法錢?我家大王也想去試試能否求得,勞煩賜教!”

“有路過的仙人看我修行勤奮,送我的。”

土地公,這么說一句,然后就不再搭話,那山狗講了幾句之后見對方不搭理自己,便也告辭離去。

一會之后,計緣站在土地廟外看著那妖怪遠去的方向,眼神若有所思,而土地公也浮現在身旁。

“先生,看來此前的事應該和那杜大王無關,是下頭的妖怪蠻橫,現在事情解決了!”

土地公舒出一口氣,手中提著那包裹,不斷翻動那些土行石,心情好了不少。

“是么。”

計緣這么說了一句,轉身離開了土地廟,而那山狗這會還沒離開葵南城,反倒還在城中亂轉,東逛逛西游游,最后還去了黎府拜訪,卻見不到黎豐。

但山狗并不放棄,而是守在黎家附近街道上的一家茶館內,大約在傍晚終于遇上了抓著一根小木桿的黎豐,他正邊跑邊亂揮興沖沖地回家,今天他特地邀請了計先生和左大俠去家中吃飯,還讓廚房準備了一大桌子菜呢,他要先回家去看看準備得如何了。

山狗起初并不確定那孩子就是黎豐,直到對方進了黎府,而黎家二少爺才過得周,也只有大少爺黎豐是這么大。

“也沒什么異常啊,就是個普通小孩子……”

正在山狗皺眉的時候,一個身穿灰色頭蓬,肩脖處披著一張狼皮的男子慢慢從街上走過,然后朝茶館方向看了一眼,那眼神之中似有火焰,目光好似一柄鋼槍刺來。

“咕……”

山狗一咽口中的茶水,整個身子都僵硬了,想要站起來卻發現對方走了過來。

這是誰?凡人?不可能吧?匿氣的仙修?不太像啊!

沒有任何修行氣息表露,但對方的眼神卻有種強大壓迫力,甚至此刻讓山狗出現了一些幻覺,仿佛對方肩背上方有一片沉重的煞氣張牙舞爪,再細看又沒有。

‘此人究竟是正道還是邪道?怎么比妖怪還邪乎……’

見人到了近處,山狗趕忙起身行禮。

“這,這位高人,小人只是喝個茶,并未行任何歹事啊……”

左無極點了點頭。

“像是如你所說,但左某如何信你呢?”

“我,我,對了,土地公可以作證,我是代人來向土地公賠禮的……高人若不信,可以一起去土地廟!”

左無極盯著山狗,見對方額頭見汗才笑了笑。

“不用了,你離去吧,不準留在城中。”

“是是,這就走,這就走!”

山狗趕緊起來,還不忘留下茶錢,在出了茶館的時候又回頭問了一句。

“敢問高人尊姓大名啊?小人……”

“滾。”

“是是是!”

山狗一刻也不敢待了,跑過幾條街,在一處僻靜的位置直接架起一陣昏暗的妖風飛天而起,直奔杜奎峰方向而去。

遠處某個僻靜街道上,計緣抬頭看著妖風離去,想了下后拍了拍胸口。

“啾~”

小紙鶴鉆出了錦囊展翅扇了扇,計緣點了點天上,前者看了看后點了點頭,然后化為一道白光消失在空中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
頭像頭像

About

You may also like...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