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ear破解版

韓陽看了他一眼,立即道:“非也非也,我哪敢威脅前輩,只不過,提出這一點,以便前輩參考!前輩作為這一關的主考官,應該堅持自己的原則,否則,這后面的考核,恐怕,難免會造人非議啊!”

“笑話,你算什么東西,竟敢在此質問前輩?”

錦袍公子質問道。

韓陽哼了一聲,盯著他反問了一句,“那請問,你又是什么東西,有什么資格,在質問我呢?

難不成,你想這樣巴結討好主考官,從而讓主考官對你另眼相看!我覺得你錯了,前輩絕對不是那種人,所以,你的努力,注定白費,別多費心思了!”

“你……”錦袍公子哥,被韓陽懟得竟然啞口無言,一時間,說不出話來。

“你什么你?

撲你老母啊你!”

“我……”“我什么我?

我是你爹啊我!”

“啊?”

錦袍公子哥被韓陽罵崩潰了,怒吼一聲,身形一閃,就朝著韓陽撲了上去。

柔美水潤小女生私房蕾絲長裙迷人寫真

韓陽立即喝道:“好啊,當著前輩的面,你竟然如此無禮,你的眼中,還有前輩嗎?”

當然,他也是立即閃躲了起來,這位周公子,雖然出手兇狠,可惜,連韓陽的衣服,都沒有沾到。

這時,那金甲男人,冷哼一聲,“住手!”

錦袍公子哥雖然生氣,但聽了這話,只好住手了,一臉憤怒地盯著韓陽,咬牙道:“前輩,你可不能輕易饒了此人!”

金甲男人冷冷看了他一眼,哼了一聲,然后,目光看向了韓陽,眼中,閃過了幾道奇異之色,竟然說了一句,“不愧是太子殿下看中的人,果然有些本事!”

說著,他從身上,掏出了一枚令牌,丟給了韓陽。

韓陽接過一看,上面刻著一個七,他神色當即大喜,抱拳朗聲道:“多謝前輩,剛剛晚輩話語之中,多有冒犯,還請前輩,不要介意!”

“沒事,你去吧!”

金甲男人淡淡道。

而另一旁,錦袍公子哥,已經徹底懵逼了,什么情況?

發生了什么?

他足足愣了好幾秒,才反應了過來,然后,眼睛瞪得老大,一臉難以置信之色地看了韓陽幾眼,然后,看向這金甲男人,叫道:“前輩,你怎么將令牌給他了?

還沒有考核呢?”

金甲男人看著他,輕輕哼了一聲,“剛剛那就是考核,他通過了,你沒有通過,你也出去吧!”

“什么?”

錦袍公子哥,臉色劇變,眼神之中的難以置信之色,更加濃郁了幾分,隨即叫道:“不,前輩,這不公平,你不能這樣……”“滾!”

金甲男人,隨手一揮,頓時,一股巨大的力量,就將此人,震飛了出去,狼狽地摔在了外面,所有人,都看到了。

這位周公子,一臉憤怒之色,神色陰沉地可怕,站起來,沉著臉,往后面去了。

韓陽看了金甲男人幾眼,心里對此人的修為,可謂是忌憚無比,隨手一揮,竟然讓一位不滅之力八層的修煉者沒有任何反抗之力,此人的修為,定然已經是到了紫府境界。

他行了一禮,當即,就恭恭敬敬地退了出去。

他出去的時候,外面那些排隊的人,各個,都神色奇怪地看著他。

外面的人,雖然聽不到里面眾人的談話,但卻都是可以看到的。

他們都知道,韓陽已經拿到了這一關的令牌。

說實話,他們的心里,是十分羨慕嫉妒恨的。

只是可惜,剛剛見識了韓陽的本事,他們也不敢多說什么。

韓陽也不在這里多做停留,拿出那枚令牌看了一眼,一臉喜悅之色,這第七關,自己應該是第一給拿到令牌的吧!他收起令牌,想了想,往隔壁,第八關,走了過去。

廣場中央,蕭劍等人,此刻,都在各自笑談,畢竟,這場中的人數太多太雜,他們也不能一直盯著一個人,他們也沒有那個心思。

對韓陽的關注,也消失了,畢竟,韓陽也沒有那么重要。

可就在這個時候,一個內官,忽然急匆匆地跑了過來,叫道:“陛下,終于有人拿到第一個令牌了,是第七關的涂將軍!”

說著,他將一個折子,遞了上來。

而周圍的那些人,聽了這話,頓時各個都好奇了起來,紛紛看了過去。

紅袍老頭,更是立即笑呵呵地問道:“陛下,這不知道,第一位拿到令牌之人,是哪一個家族的年輕俊杰啊?”

他這么一說,坐在后面的一等家族的家住們,各個,臉上,都浮出了濃濃的期待之色,要是自己家的子弟,要可是大大的長臉了。

太子卻皺著眉頭,心里很不爽,他還在為之前別人取笑他的事情不悅。

他也無心關注誰到底是第一個拿到令牌的人,反正跟他,都沒有多少關系了。

高璐月跟高鴻飛,也都盯著蕭劍。

眾人只見,蕭劍打開折子,一看之后,臉色當即一變,然后,就皺起了眉頭,神色有些奇怪。

旁邊見狀,眼中,都閃過了幾道異色,紅袍老者更是問道:“陛下,怎么了?”

蕭劍將折子遞給他,道:“你將折子上的內容,念給大家聽聽!”

“是!”

紅袍老頭接過折子,一看上面的內容,頓時臉色一變,神色有些奇怪地看了太子一眼,然后,就朗聲道:“這所有考核者之中,第一個拿到令牌的,乃是柳永飛!”

“什么?”

聽到這話,所有人的臉色,紛紛都是大變,眼神之中,都閃過了濃濃的訝異之色。

尤其是高璐月跟高鴻飛,更是滿臉的驚訝。

太子先是一愣,然后,臉上浮出了濃濃的訝異之色,隨即,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揚。

高璐月皺眉想了想,問道:“不會弄錯了吧,那個柳永飛,不是連排隊都沒有排上嗎?”

紅袍老頭當即就道:“回娘娘,根據折子上面的記錄,那柳永飛,是跟周家周飛公子一起進去考核的,之前兩人還動了手,但是柳永飛搶先一步進去了,進去之后,沒過多久,涂將軍就將令牌給了柳永飛,而周飛公子,則沒有通過考核!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
頭像頭像

About

You may also like...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