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观看av软件下载

月之痕空間節點,兩天任務時間。

辰皇子卻感覺自己像是渡過了兩年。

作為第一批踏上傳送陣傳送祭壇,來到月之痕空間節點的成員,隨著后面‘神殿審判者’報告上狼人賽格恩意外死亡的消息,讓褻瀆者們率先察覺到這邊的時空偷渡動態訊息后,辰皇子內心,便被蒙上了一層陰影。

負責值守偷渡祭壇,辰皇子負責帶著兩個從研究魔法陣禁制研究的世家,特聘來的自由學者,維持風火雷決魔法陣的穩定。

凝望著三位智慧神殿侍女,帶著諸多審判者們漸漸消失在夜色中,辰皇子不知為何,內心深處隱隱流過一絲不安。

但這是自己最后的機會,自己已經沒有退路!

期盼著這些審判者們順利完成女神殿的任務,讓自己能夠獲得智慧女神殿的些須支持,不至于在未來連一絲抗爭爭取的機會都沒有,辰皇子一遍又一遍檢查著魔法陣情況。

自己再也不想回到那種暗無天日,只能默默祈禱的絕望了!

遭受軟禁,無法外出,每天都在祈禱不要聽到皇宮深處的喪鐘,終日被恐懼折磨,宛如置身地獄的絕望。

然而。

幾個沙漏時間后。

隨著陸陸續續逃回來的人們,帶來前方潰敗的消息,辰皇子的心也隨之冰冷下來。

窗外面又開始下著雨

他竭盡所能安慰著逃回來的人們,跟隨自己一起做出最后努力,在這里固守,但還是不斷有人選擇搭乘傳送祭壇離去。

留在月之痕空間節點的人越來越少。

辰皇子知道,自己決不能認輸。

決不能流露出任何的軟弱怯懦!

但不論他如何努力,許下任何承若,都阻止不了人心的渙散,在風火雷決陣外面團團包圍的西蘭人持續不斷猛攻下,魔法陣結界每一次的能量波動,都讓辰皇子的心沉下一分。

直到第二天半下午,外面的猛攻才突然削弱了許多。

風火雷決陣,是由四座能量祭構成,需要四名魔法師在祭壇上主持配合,一天的時間,四個能量祭壇上已經更換了十幾次晶石。

第二天的夜幕,很快降臨。

看著風火雷決陣內僅剩下的二十幾人,其中大半還都是智慧女神殿邀請來的成員,自己以利益許諾的人,紛紛逃離,辰皇子默默坐在一處祭壇邊緣。

雖然他已經足夠謙遜,不斷微笑面對每個人,但換來的卻只是一次次無情拒絕。

“殿下。”

一男一女,兩名自由學者緩緩走來。

正低頭沉悶不語的辰皇子抬頭,面龐浮現出一抹勉強的微笑。

“詹姆恩、珍娜,我的朋友,這么晚了,有什么事嗎?”

“我們是來向你辭行的,抱歉。”

詹姆恩歉意之色,卻是無比堅定道:“殿下,您不用再勸我們了,我們都知道,這是一場不可能完成的任務,我們也很同情您的遭遇,但很不幸,我們無法幫助到你。”

辰皇子保持的笑容十分勉強,點了點頭。

“那么,祝你們好運,需要抱歉的是我,沒能讓你們看到希望。”

望著兩人離去的身影,辰皇子默默坐下,他感覺自己就像一只灰溜溜的土狗,已經喪失了皇子應有的任何尊嚴。

沒有任何人支持的皇子,地位甚至不如一位普通的貴族。

因為他的未來,沒有任何希望.

絕不能放棄!

如果放棄了,回到皇宮后,自己將失去一切,等待自己的只有無盡絕望。

奇跡!

一定會出現奇跡!

辰皇子清楚知道,自己沒有信仰。

在半年前,在格蘭科學院焚書事件后,在二皇子得到教會祝福的那一刻起,自己就變成了一位堅定的無神論者。

多年來,他已經不知道祈求了各個信神多少次,向光明造物主祈禱了多少次,然而得到的卻只是更加絕望的消息。

紅衣大教主離開歐洛拉光明大帝國,不遠萬里駕臨格蘭公國,焚燒皇家科學院的書籍后,卻給了二皇子祝福,作為政治態度的妥協。

那自己的卑微祈求,又算什么?

令人心灰意冷的絕望!

辰皇子徹底明白,在這個世界上,任何機會都只能通過自己的努力去爭取,高高在上的神,不會憐憫任何人。

正是因此,經過自己半年的努力,才終于爭取來了這次外出的機會,一個可能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。

“黑羽,你為什么沒有走?”

突然,辰皇子看向身邊的這名自由學者,

這是一位魔法禁制學術研究者,正蹲在一座祭壇旁,低頭默默研究著能量符文結構變化,高度近視眼鏡的他,看起來有些呆板。

“機會是留給竭盡所能爭取,并有足夠耐心的人。”

黑羽頭也沒回。

“我雖然不看好這次任務,但風火雷決陣還在,還沒有到達真正的絕望,沒必要這么著急離去。我的父親告訴我,機會這種東西不需要太多,一生中哪怕失敗了幾百次,但只要能抓住其中幾次,就足夠了。”

魔法禁制的學術知識,與空間學術知識一樣,需要學者專精且付出大量時間,才能有所收獲的知識體系。

“謝謝。”

辰皇子繼續低下頭。

還記得幼年時期,那時候西蘭與格蘭正處于短暫的和好時期,自己還曾跟隨母親回到西蘭國一次。

那個時候,這位冰凌之眼凌皇子表弟才出生,自己甚至抱過他,并童言無忌說自己將來會照顧他。

“這么多年過去了,我們都長大了,我活在恐懼的陰影下,你卻已經成為西蘭國的新寵,你想要得到我的尸體,成為你跨上皇位的階梯。”

辰皇子撫摸著腰間佩劍。

也許死在這里,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?

至少還能讓這位表弟利用上,說不定還會虛情假意哭訴一番,再將自己送到西蘭國王面前,得到應有的禮儀安葬,而不是將生命浪費在宮廷里,等到父親的喪鐘后,成為政治殉葬的犧牲品。

一夜時間,辰皇子在胡思亂想中度過。

外人根本無法理解他所面對的壓力。

“外面的西蘭人,好像在撤離這里!”

突然。

不知是誰喊了一聲。

魔法陣內眾人紛紛驚醒,一些人離開了能量祭壇保護結界,又跨過結界外的迷霧,向外面望去。

果然像這人所說,包圍的西蘭人,正在撤離。

“是不是西蘭人的圈套?”

一人本能喃喃著。

淡銀色月光下,辰皇子難以置信的望向四周,和身邊其他人一樣,迷茫不解。

時間流逝。

晝夜之間,剎那即過。

耀眼陽光撒落大地,魔法陣外再無一人,但眾人仍未敢輕舉妄動,不知道這是不是那些西蘭人的陰謀詭計。

又過了大半個沙漏時間。

遠方出現了一隊格蘭人,觀望的眾人大吃一驚,將魔法陣結界打開了一道縫隙,讓這些人躲了進來。

“那些西蘭人呢?”

眾人紛紛問道。

然而這些人竟是和魔法陣內的眾人一樣,對于西蘭人的動向無比迷茫,只知道應該撤離開了。

雷洛來到辰皇子面前。

“殿下,我要離開月之痕空間節點。”

此刻的辰皇子,無比的迷茫。

“雷洛,知道那些西蘭人發生了什么嗎?他們……”

雷洛露出肩膀上的傷痕,又示意一旁虛弱的安吉娜,迫不及待道:“我們現在狀態很不好,必須要盡快回到要塞修正,實在抱歉。”

“哦!”

這兩天來,辰皇子早已習慣了拒絕。

“那么,祝你們好運,需要的獎勵可以向外面的神殿祭祀兌換,不過看你的神殿友誼值,想要兌換女神祝福的話,還需要2點,不再爭取一下嗎?”

“實在抱歉。”

見雷洛態度堅決,辰皇子默默點了點頭,注視著雷洛、奧恩、安吉娜紛紛踏上祭壇,離開了月之痕空間。

奧恩和安吉娜屬于神殿向科學院申請來的優秀學員,自是無需向辰皇子招呼。

且絕大部分貴族勢力們,都表示支持二皇子,兩人雖說并非出高貴家族出身,但對于這種貴族潛規則卻是十分清楚,和辰皇子聯系過于密切,對他們沒有任何好處。

深吸口氣。

辰皇子豁然拔出腰間寶劍,高舉過頂。

他竟在眾人的注視下,一步步向遠房走去,徑直走向這片月之痕空間節點內聚集點,曾經的智慧女神殿方向。

如果是西蘭人的陰謀,那就勇敢面對這個陰謀吧,自己已經沒有退路。

多數人見此,微微皺眉,沒有擅自離開。

只有幾人,似乎想到了什么,竟是大步跟著辰皇子走去,這些人大多都是后來與雷洛、奧恩、安吉娜一同歸來的人。

兩個沙漏時間后。

每一步都是那般的沉重,當辰皇子站在月之痕空間節點的聚集地,站在智慧女神殿的廢墟上,凝望著幾十名信仰智慧女神的老人,正歡天喜地慶祝著西蘭惡魔們離開,呆呆的站了許久。

淚水竟是不知不覺的奪目而出

“這是奇跡嗎?”

辰皇子的喃喃自語。

“一定和凌皇子的死亡有關!”

獼猴侏儒低語。

“西蘭人都在傳誦那個名叫爆破虐殺者的魔法師,一己之力擊殺了他們的皇子!”

“爆破虐殺者?怎么回事,好好和我說一下!”

辰皇子豁然察覺到什么,趕忙追問著。

能夠跟隨他到這里的人,都將是他的未來的忠實追隨者,向他進行了立場表態的人,雖然只有四人而已。

在獼猴侏儒的緩緩訴說中,辰皇子的臉色,漸漸發生了變化,眼中的神光,漸漸明亮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
頭像頭像

About

You may also like...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