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保洁员上门服务

只是,即便是如此,韓陽還是可以感知到,江紫寒的力量,還是顯得有些不足了,她那丹符畫到四分之三的時候,她 整個人臉色發白,顯得很是吃力。

這一刻,所有人的神色,都顯得緊張無比,顯然,他們都明白,此刻,江紫寒到了最關鍵的時候。

江紫寒咬著牙,在努力堅持著,但顯然,此刻,她的力量已經枯竭了,眼看著那已經畫成了四分之三的丹符就要崩潰,眾人剛要嘆息,韓陽也正要搖頭的時候,忽然,江紫寒的另一只手,動了。

只見,她忽然幾掌打出,在那丹符的四周,飛快地打了幾掌。

看到這一幕,其他人,倒是不覺得有什么,因為他們知道,這是江紫寒煉丹的習慣,他們也不知道江紫寒為什么要這么做,但韓陽的神色,這一刻,卻是劇變,滿臉震驚之色地看著這一幕。

以他如此強大的靈魂力量,自然很快就看了出來,江紫寒那幾掌,異常巧妙地在那丹符四周打出了一層非常細微的能量屏障,暫時將那沒有完成的丹符給包裹了起來,就在那一刻,奇跡發生了,那眼看著要崩潰的丹符,竟然沒有崩潰,而是維持了原狀。

而江紫寒,隨即動作迅速至極地從兜里掏出了幾枚藥丸,丟入了嘴里。

她的動作雖然很快,但韓陽卻看得真切,那幾枚藥丸,不是別的東西,正是三靈養魂丸,他離開之前,將這方子留在了煉藥堂,看來,煉藥堂倒是煉制出了不少這東西。

他可是知道,這東西倒是可以恢復一些靈魂力量,當然,效果是遠遠不如魔核的。

不過,那是對他而言,而對此刻的江紫寒來說,服下那幾枚三靈養魂丸之后,她那枯竭的靈魂力量,瞬間恢復了一些,然后,她繼續動手畫丹符。

那丹符剩余的四分之一,被她一口氣給畫了出來。

看到這一幕,周圍煉藥堂的那些弟子們,都是滿臉的佩服之色,這樣的場景,他們不是第一次看了,但每一次看,他們都覺得很是驚訝,江紫寒不愧是宗主欽定的天才,煉丹每到了要失敗的時候,都可以通過這種手法獲得成功。

像鄧家佳的運動型少女氣質清純唯美寫真

他們至今也不理解,江紫寒,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!

連柳亞子,此刻也不由得呵呵一笑,滿臉贊賞笑容地說了一句,“這家伙,真是個妖孽啊!”

而韓陽,此刻卻皺著眉頭,陷入了沉思。

柳亞子看了他一眼,眼中閃過了一道疑惑之色,宗主又想到了什么?不過,他沒敢出聲,怕打擾了韓陽!

江紫寒依舊在煉丹,完成了最困難的畫丹符之后,接下來就容易了,將那些提煉好的藥力,依次打入丹符之中。

半個小時之后,凝丹結束,丹成,當她打開丹爐的時候,頓時,一股奇異的異香瞬間遍布整個大廳之中,讓所有人的臉上,都浮出了幾分陶醉之色。

而江紫寒,一臉得意的笑容,從丹爐里將這枚洗髓丹拿了出來,隨手打了個封印,避免丹藥上面的能量流逝。

然后,她像是一只驕傲的天鵝一樣,傲視周圍眾人,她很享受,此刻眾人對她那崇拜,愛慕的目光。

她忽然看到了柳亞子,頓時神色一喜,叫道:“堂主,我可以煉制四品丹藥了!”

說著,她就快步走了過去。

但剛走了幾步,她忽然看到了站在柳亞子旁邊的韓陽,她先是一愣,隨即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了,皺著眉頭,冷聲問了一句,“他怎么在這里?”

這話一出,周圍眾人,紛紛都是臉色大變,柳亞子,也是臉色一變,隨即皺眉對江紫寒道:“紫寒,不得無禮,見到本宗宗主,還不行禮!”

“宗主?”

此言一出,江紫寒整個人眼睛瞪得老大,滿臉的不可思議之色,叫道:“不可能,他不是聯盟的人嗎?怎么成了神陽宗的宗主?”

而這時,韓陽也從沉思中回過了神,他打量了江紫寒幾眼,隨即淡淡一笑,道:“怎么,聯盟的人,難道就不能成為神陽宗的宗主嗎?”

江紫寒皺眉冷眼看著他,不說話,神色很是冰冷,顯然,她是個記仇的人,當日韓陽給她的屈辱,她可沒有忘記。

眾人看到這一幕,都不由得替她捏了一把冷汗,敢對宗主如此無禮,這家伙,還想不想混了。

柳亞子更是一臉嚴肅地道:“江紫寒,不得無禮,宗主也是你的師父,當日宗主拒絕讓你加入聯盟的煉藥閣,是怕你在其中被耽誤,后來我親自去你們江家收你,也是宗主特意吩咐的,現在,你明白宗主的良苦用心了吧!”

江紫寒卻依舊冷眼瞪著韓陽,眼中帶著幾分委屈與憤怒的神色,就算是如此,那天當著那么多人的面,你也不應該那么羞辱我!

想到這里,她越想越氣,忽然冷聲道:“我不認他做我的師父,他不配做我的師父!”

這話一出,煉藥堂所有人,都倒吸了一口冷氣,韓陽雖然大部分時間不在宗門之內,但他在宗門之內的威望,是任何人沒法比擬的,從來還沒有人,敢像江紫寒一樣,如此對韓陽不敬。

柳亞子更是氣得臉上的胡子都抖了起來,指著江紫寒斥道:“孽障,竟敢說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話,你可知道,整個神陽宗,都是宗主一手創立的,我們這些人的煉丹之術,部都是宗主傳的,你有什么資格對宗主這么說話,你以為你天賦高就可以無法無天了嗎?”

說完之后,他一臉誠惶誠恐地對韓陽抱拳道:“宗主,都是屬下管教下屬無方,還請宗主贖罪,此人該如何處理,還請宗主發話?”

江紫寒聽了這話,不由得臉色當即一白,她還是第一次見到,平日里對自己百般縱容的柳堂主,第一次出現這種嚴厲的神色。

不過,她卻咬了咬牙,神色異常倔強地看著韓陽,眼中,帶著幾分挑釁之色。

有什么了不起的,煉丹的天賦,你不見得比我強!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
頭像頭像

About

You may also like...

Comments are closed.